近期,香港局势混乱,是美国对我们发起的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金融战和贸易战攻势;香港暴乱在以英美集团为主的反华势力推动下,暴徒们疯狂的袭击着任何可以破坏和平大局的目标。看待香港问题也不能局限在东亚或者东南亚,而要置身于全球大格局的视野中,因为它与远在万里之外的英国政局变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事实上,香港的暴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五年前,也就是2014年,在某些媒体和独立分子的煽动下,香港就爆发了性质极其恶劣的占中事件。

与此同时,台湾方面也因服贸问题,发生了所谓“太阳花革命”的动乱。

而两起动乱在时间点上,刚好与美联储加息的周期步调一致。2014年,美联储宣布将在2015年结束QE(货币量化宽松政策),进入加息阶段。

这里面有什么联系呢?

我们在前文说过,加息就是增加贷款利息与存款利息,对市场的影响是会加速现金流回到银行。

基于美元是全球通用货币的现实,作为美国央行的美联储加息,必然会吸引全球资本回流美国,而走势强劲的美元指数也会让其他国家货币相对贬值,直接引发资本出逃。

众所周知,国际资本有避险的天性。当一个国家或临近区域处于危机或危机即将爆发的边缘时,国际资本就会从该国撤离。

纵观整个2014年,中国周边可谓是危机不断,先是有香港非法占中事件,再是台湾省的“太阳花运动”,最后连东南亚临近中国的缅甸,也很巧合的爆发了“内战”。

显而易见,当地区危机配合美联储加息的风声,足以触动以追利逐润的国际资本从中国撤离。

尤其是爆发在香港的占中事件,其影响是所有连环危机中最深刻的。

原因很简单,香港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也是国际资本向中国转移资金的承接点,更是中国唯一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金融中心。百分之80的外企来华投资,均会在香港进行货币清算和上市等业务。

由此可见,香港若是大乱带来的威胁再配合以美联储加息的诱惑,国际资本必然从此地撤离,并回流至美国。

而今天发生在香港的动乱,亦与当年的危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先来看一条新闻。

2019年7月12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罕见的发布警告称:称美国政府正面临现金短缺的风险,并且比预期来的要早。随后,这条新闻迅速的登上了CNN、NBC、华盛顿邮报等美国主流媒体的头版头条。

美国缺钱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其国家债务早与GDP持平。再加上特朗普的税改政策致使中央税收减少,美国政府有钱才怪呢。

问题来了:美国政府要如何解决没钱的问题呢?

历史给了我们答案,那就是利用美元周期性的扩张和收缩,来洗劫全球所有国家的财富以填饱自身。

具体操作大致如下:

通过降息释放出大量流通现金——国际资本拿着这些现金去全球各地投资,并利用初始投资金额撬动当地金融部门的贷款——当全球经济进入繁荣期后,美联储宣布加息——加息导致全球美元减少,而大部分国家依赖国际贸易生存,当他们没有足够的美元购买到维持国家正常运转的产品时,国内就会出现通货膨胀——通货膨胀之下,多国货币就会疯狂贬值,并最终酿成经济危机——到了这个地步,国际游资就可以手持足够多的美元,用极低的价格收割全球各大企业。

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

经济历史是由一幕幕的插曲构成,它们都是奠基于谬误与谎,而不是真理。这代表着赚大钱的途径,我们仅需要辨识前提为错误的趋势,顺势操作,并在它被拆穿以前及时脱身。 By 东南亚金融危机始作俑者乔治.索罗斯

当年华尔街游资就是用这套办法,在一夜之间,以不到百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俄罗斯自苏联时代以来积累下的高达30万亿美元的产业。

美国要想达成这个规模庞大的战略目标,需要满足两个前提条件:

第一、美联储领衔全球央行降息

只有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央行都进行降息,企业家们才能获得足够的现金,去全球各地投资建设,刺激各国经济新一轮增长。

这一点美国已经满足了。

6月4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芝加哥表示,美联储对降息持开放态度。随后,新西兰、澳大利亚、韩国等多国央行火速进入降息模式。

第二、防止降息释放出的资金流向中国

为什么要做到这一点呢?大家注意美国周期性剥削全球经济的过程,其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就是让大部分国家陷入通货膨胀,因为只有通货膨胀中的货币贬值,才能让美国的游资以低价收割产业。

那么,通货膨胀的前提是什么呢?

前提是大部分国家都依赖于国家贸易,当加息导致全球美元减少后,他们就没有足够的美元去国际市场上购买到维持国家正常运转的产品。

可中国完全不同,我们不仅是全球最大的美元外汇储备国,更是全球唯一一个拥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只要中国的外汇能够买到足够多的工业原材料,我们就能生产一切社会必需品,并最大限度的维持国家正常运转。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中国全产业链与供应链的优势,降息释放出来的流动资金,大部分会涌向中国进行产业变现。

苹果公司就曾在月初宣布,将唯一在美国生产的产品MACpro转移到中国。

到了那个时候,即便美国疯狂提升加息的点数,也无法完成经济收割计划。

两点原因:

第一、降息所释放出来的流动现金,早已在中国完成从资金到固定产业的转变。

第二、人民币是全球最坚挺的货币,只要美国打不垮人民币,就无法完成收割计划最重要的一步,即通货膨胀。

因此,美国要想顺利的完成新一轮经济收割计划,就必须从源头上遏制国际资本向中国转移的可能性。

这个源头,就是国际资本向中国转移时,提供资金承接业务的金融中心。

当前,具备全球影响力,并为中国提供资金及货币结算业务的国际中心有两个:

一个是英国伦敦,它在特蕾莎梅时期成为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

一个是中国香港,它是我们目前唯一掌握的国际金融中心。

我们再来看一条新闻:

北京时间23日晚,英国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以巨大票数优势(92153票)击败外交大臣亨特(46656票),他将于24日正式履新英国首相一职。

鲍里斯•约翰逊此人,是白宫在英国经营三年来最大的成果,他被喻为英国的特朗普,在对华及香港问题上特别强硬。

来感受下鲍里斯曾经对中国的评价画风:

至于中国的军事力量「硬实力」,我们的恐惧恐怕有点过度。虽然中国拥有250万军人,但对于一个世界大国来说,只有20枚远程导弹可以使用,可能只会是一场短暂的烟花表演。

曾在布莱尔内阁制定英国经济政策的罗思义对其评价道:

鲍里斯•约翰逊执行的政策,是让英国像哈巴狗一样听从美国指令行事,或者把英国变成美国的第51个州 ,即便没有投票权。

随着鲍里斯的当选,英国将从卡梅伦时期的中国的“欧洲桥头堡”变成美国的“反华马前卒”。

显而易见,香港的动乱和英国自马岛战争后最大的政坛变动,是美国及以鲍里斯约翰逊为首的亲美英国势力精心策划的。其真实目的,就是在伦敦和香港这两个国际金融中心的源头上,防止洗劫世界的资金流向中国。

所以,与其说是香港之乱,倒不如说这是另一场中美国际金融大博弈,而香港战役的成败至关重要。

至此国族命运的关键时刻,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有保家卫国之责。但香港的一些败类,却在港英殖民思维的作祟下、在英美反华势力的鼓动下,妄图从背后对祖国倒戈一击。

他们打着法治的旗帜,却公然践踏法律,活生生的将警察手指咬断。

他们喊着民主的口号,就胆敢玷污神圣的国徽,冲撞严肃的政府机构。

他们举着人权的虎皮,却公然挖掘爱国港人父母的坟墓,并将其挫骨扬灰。

更加可恶的是,这群败类竟然还通过外部渠道,私藏炸药和其他爆炸性装置!这算什么?赤裸裸的恐怖主义行径!

2019年7月20日,香港警方捣毁港独的地下“炸药窝点”,其配药模式类似于恐怖组织ISIS。

我泱泱华夏大地,岂容尔等为奴为寇之辈横行霸道?

2019年7月24日,国防部正式回应香港问题:

部分激进示威者的行为挑战中央政府权威,触碰“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东方之珠”不容玷污”,关于你的具体问题,在驻军法的第三章第十四条有明确规定。

概括下这条内容,在尤其必要的时刻,解放军可以根据中央及香港两级政府的规定,合法进入香港维持社会治安。

2019年8月7日,国务院港澳办和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在深圳共同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通报了中央关于稳定香港当前局势的重要精神「如果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出现香港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中央绝不会坐视不管。按照基本法规定,中央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 更多会议详情「可点击这里查阅」。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 大国互联